中彩网大乐透走势图表|大乐透走势图200期图
您當前的位置:

案件報道 | 廣東湛江“海霸”覆滅記 梁槐等38人涉黑案紀實

作者: 尚黎陽 王麗華 信息來源:中國審判 發布時間:2019-09-09 瀏覽次數:2167

“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!”近日,備受關注的廣東湛江“海霸”梁槐團伙涉黑案迎來了終審宣判。從外出回鄉后聚集第一幫“馬仔”,到暴力壟斷湛江市江洪鎮的海鮮市場,梁槐團伙盤踞當地長達20多年,涉及多起嚴重犯罪。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強大攻勢下,這起廣東省首例壟斷海域和海上交易行業的涉黑案浮出水面。經過為期半年的審理,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以176冊卷宗、近600頁判決書,宣告了梁槐團伙的覆滅。

 

法庭上 ,當聽到有期徒刑二十五年、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的判決結果時,曾經“稱霸一方”的梁槐表情空洞。等待他的,將是漫長的鐵窗生涯。

 

幫規嚴密  籠絡控制組織成員

 

湛江市江洪鎮位于廣東省雷州半島遂溪縣西部,三面環海,位置偏遠閉塞。當地群眾多以漁業為生。1970年,梁槐在此地出生。20世紀90年代中期,梁槐伙同他人在江洪海域從事非法運輸香煙,因此在當地積累了一定的勢力。

 

見他人通過收購海鮮賺取了大量財富,梁槐便打起了壟斷江洪鎮海鮮收購市場的主意。1996年,梁槐與外地黑惡勢力合作,網羅了家族成員和一幫社會閑散人員。他們租用江洪鎮碼頭舊冰廠附近的一座兩層樓房作為據點,以未經工商注冊登記的“飛越公司”為名號,使用暴力、威脅的手段收購海鮮。隨著生意越做越大,這幫人逐漸形成了以梁槐為首、成員眾多、分工清晰的黑社會性質組織。

 

梁槐通過成立公司,將組織成員偽裝成公司職工,從而掩飾該組織的黑惡性質。同時,梁槐團伙形成了一套嚴格的組織紀律和活動準則。例如,未經允許不得脫離梁槐的領導,不得私自抬高、降低海鮮收購價格,組織成員不允許吸毒和賭博等。這些紀律和準則為梁槐收買人心、擴張勢力、暴力壟斷當地海鮮市場,打下了基礎。

 

據一名曾因吸毒被梁槐開除的“馬仔”介紹,梁槐對組織實行非常嚴格的管理制度。一方面,梁槐十分關照“手下”,為他們免費安排吃住。如果有組織成員因打架被抓捕,梁槐都會出面花錢“擺平”。另一方面,梁槐對違反組織規定的成員出手狠辣,毫不留情。1999年1月,梁槐因懷疑成員黃某偷走了自己的衣服和皮鞋,召集了一群人對黃某輪流用拳腳、皮帶進行毆打。在黃某因為被毆打而暈倒之后,梁槐用冷水將其澆醒,繼續毆打。黃某的母親找到梁槐,為兒子求情,梁槐向其索要了一萬元后,才答應“放人”。

 

通過“恩威并施”,梁槐團伙不斷發展壯大。在當地,許多人都知道“生疤槐”的名號。這在當地方言中,代表著“非常兇惡”的含義。組織成員在梁槐的帶領下,開始了長期的強迫交易、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活動。

 

攫取暴利  壟斷當地海鮮收購市場

 

海鮮是江洪鎮的重要經濟命脈,也是梁槐團伙攫取利益的頭號目標。1998年,梁槐組織飛越公司的成員、江洪鎮的海鮮收購商及部分漁民在“金海岸酒家”召開會議,宣布江洪海域的廉江籍船所捕撈的螃蟹,只能由飛越公司收購;其他收購商收購的螃蟹,只能賣給飛越公司;螃蟹的收購價格由梁槐統一確定。

 

廉江籍船均為大船,捕撈量大。控制了廉江籍船,實質上等于保證了螃蟹的主要來源。此次會議之后,梁槐強行要求廉江籍船插上飛越公司的黑色三角旗。否則,船只會遭到驅趕,甚至被沒收。通過暴力手段,梁槐逐步控制了江洪鎮及附近海域的螃蟹收購市場。

 

由于收入日漸降低,一些收購商為擺脫困境,開始偷偷向漁民收購螃蟹。結果,這些收購商遭到了梁槐團伙的威脅與打砸。據一名譚姓商人介紹,他收購的螃蟹被梁槐團伙強行踩死并扔進了海里。無奈之下,他不得不將螃蟹低價賣給梁槐,導致每年損失約30萬元。通過壟斷當地海鮮收購市場,梁槐團伙獲取了巨額利潤。

 

2005年,梁槐將犯罪觸角伸向了海蜇收購市場。梁槐在其位于江洪鎮的住宅院內修建了海蜇加工廠,并恐嚇、威脅收購商不準在江洪鎮收購海蜇。梁槐通過這種方式,迫使漁民將捕撈的海蜇低價售賣給其團伙。2007年,收購商陳某在運載海蜇返回加工廠時,被梁槐等人攔在門口。梁槐等人強行阻礙貨車進入廠內,導致車上運載的海蜇全部脫水而死。

 

2006年,梁槐團伙發現,收購海螺的利潤更高。因此,梁槐團伙開始逐步加強對江洪海域海螺收購行業的控制。梁槐先后安排其團伙內的骨干成員成為了海螺收購的“三大攬頭”。梁槐抓住了當地采挖海螺的“下水船”無牌無證的弱點,通過統一定價、統一安排住宿的方式,非法控制“下水船”。同時,“三大攬頭”共同出資,向相關執法部門尋求非法保護,并統一向其控制的“下水船”發放黃旗,要求“下水船”懸掛。

 

“‘攬頭’們有一條大飛艇。他們經常駕駛飛艇到摸螺地點附近進行巡邏。一旦發現外地船只,‘攬頭’們就會將船家的海螺倒掉,將船上的氧氣瓶打爛,或者砍斷纜繩。”船工羅某說,“船工下水摸螺,全靠船上的氧氣供給。一旦氧氣瓶被打爛,船工必須馬上回到水面上,否則將面臨生命危險。”看到這種“陣勢”,外地船只紛紛嚇得離開了江洪海域。

 

在梁槐團伙的長期控制下,當地漁民苦不堪言。梁槐等人在收購海鮮時,當場不定價格,只寫一張單據。幾個月后,他們會隨意定價、付賬,有時甚至完全不付賬。漁民余某的40多斤螃蟹被梁槐等人強行搬走后,只收到了100元錢。余某因不滿這種強行交易,當場遭到了梁槐團伙的毆打。如此一來,一些受害漁民窮困潦倒,反而要向梁槐借錢度日。梁槐將低價收購而來的海鮮出售給廣州、湛江等地的零售商,從中獲取高額利潤。在查獲的該團伙個別銀行賬戶中,涉及壟斷海鮮市場的非法收入高達6000多萬元。

 

強迫交易  強行租占農用地

 

2017年,某光伏發電公司準備在江洪鎮、河頭鎮建設光伏發電項目,需要租用土地,建造49座輸電鐵塔。該公司項目負責人了解到,梁槐在江洪鎮及附近一帶擁有龐大的勢力,便決定將租地和青苗補償項目發包給梁槐,并向其開出了600多萬元的價格。

 

這一“ 大單”讓梁槐興奮不已。他指使多名“馬仔”恐嚇、威脅村民,以低價強行租用當地自然村的土地,交由該公司用來修建電塔。

 

在修建電塔的過程中,梁槐團伙未經村民同意,強行毀壞了村民的農作物。之后,該團伙與村民溝通賠償問題。如果村民不同意該團伙提出的賠償條件,團伙成員便以梁槐的名義對村民進行恐嚇。最終,村民們被迫以200元至3800元不等的價格同意租用土地,接受青苗補償。

 

因不滿梁槐等人的行為,部分村民出面阻撓項目施工。為提高該團伙的震懾力,防止其他村莊出現阻撓項目施工的情況,梁槐糾集了包括該團伙成員在內的200余名社會閑散人員。這些人無視公安民警及政府工作人員的勸阻,對村民叫罵、威脅甚至毆打,引發了群體性事件,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。

 

如此囂張的犯罪行為,引起了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。由此,“海霸”梁槐團伙的惡行浮出水面。等待他們的,是掃黑除惡專項行動的一記重拳。

 

辦案經過  以法之名守護一方安寧

 

38名被告人、14起違法犯罪事實、176冊卷宗、39本書證、20盤視聽資料、近600頁判決書……這一個個數據,不僅展現了梁槐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累累罪行,也體現出了該案的審理難度。

 

梁槐等38人涉黑案涉及的人數眾多、作案時間跨度長、案情復雜、證據繁雜、涉案金額高、涉及罪名多,如何準確定性,如何根據證據客觀、準確地認定中途退出或加入的個別組織成員,如何判斷是否超過訴訟時效等問題,是該案審理工作的難點。

 

為確保案件審理質量,一審、二審法院均成立了以院長為組長的專案領導小組,提前策劃、準備該案的庭審預案,研究把控庭審進程。專案領導小組下設依法處置工作組、輿論引導工作組、社會面管控工作組、安全保障組、后勤保障組。其中,依法處置工作組為科學合理地布置任務,成立了4個分組。由3個分組負責認定被告人的犯罪事實,整理證據并進行摘錄;由另一分組負責研究法律適用問題,并將案件列成表格,厘清案情和辦案思路。

 

該案一審合議庭成員連續作戰,對案卷逐字逐頁進行審閱和梳理,對證據進行審核摘錄。長達100多頁的閱卷筆記,詳細羅列了控辯雙方可能提出的問題。經過一個多月的閱卷工作,合議庭終于厘清了辦案思路,確定了庭審焦點。

 

考慮到參加庭審的被告人及其辯護人的人數高達83人,為保證庭審效果,合議庭充分發揮了庭前會議的作用。合議庭連續3天召開庭前會議,聽取辯護人的意見,重點解決辯護人提出的非法證據排除、申請證人出庭、提交證據等問題。庭前會議要求,出庭各方要有針對性地對被告人進行發問,發問的內容與犯罪事實和證據之間,要有緊密聯系。庭審前,合議庭與公訴人就如何出示證據進行了探討,要求公訴人科學合理地布局示證體系,對案件事實進行合理分解,將證據進行歸類與排列。同時,合議庭對該案可能涉及的辯論點進行了全面預測,要求控辨雙方結合案件事實及案件所涉及的法律問題,進行有針對性的辯論;及時把握案件疑點,制作了庭審預案,包括庭審總時長與各個環節的時長,以確保庭審效率;對庭審中可能出現的秩序問題,作出了應對預案,堅持以審判為中心。此外,在湛江市政法委的統一部署下,當地公檢法部門多次召開聯席協調會議,加強信息共享,研討、交流該案在法律適用方面的疑點和難點,確保辦案工作有序推進。

 

庭審期間,合議庭成員爭分奪秒,及時解決庭審過程中發現的問題,進而調整下一個階段的庭審節奏。在充分保障被告人權利的基礎上,合議庭高效地完成了庭審,將庭審總時長縮短至8天,比預計時長減少了2天時間。

 

庭審結束后,合議庭根據庭審情況,及時調整思路,研判證據,總結了該案涉及的眾多法律問題。經過20多個日夜的奮戰,合議庭將公訴人、被告人及其辯護人的意見納入了案情報告,并進行了詳細論述。經過20余次的議稿、校對,合議庭最終形成了近600頁的判決書。合議庭嚴把案件事實關、證據關、程序關及法律適用關,仔細斟酌每一名被告人從重或從輕處罰的情節,做到不枉不縱、精細化量刑。

 

同時,專案領導小組從湛江全市法院抽調了40名法警,參與被告人押解、值庭工作;與公安機關溝通協調,由公安機關增派了67名民警協助安保、維穩工作;對庭審安全保障的每個環節進行定人、定崗、定責,嚴防意外情況發生。

 

該案二審過程中,湛江中院經提審上訴人、翻閱案卷材料后認為,一審判決認定的主要事實清楚,證據確實、充分,定罪準確,審判程序合法,遂裁定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 

依法嚴懲  “海霸”終審獲刑二十五年

 

2019年4月14日,湛江中院依法公開對上訴人梁槐等38人涉黑案作出了終審宣判。法院判決梁槐等人犯組織、領導、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,強迫交易罪,敲詐勒索罪,尋釁滋事罪,非法拘禁罪,故意毀壞財物罪,詐騙罪,非法采礦罪,搶劫罪,收購贓物罪等,數罪并罰,判處梁槐有期徒刑二十五年,并處罰金205萬元,沒收個人全部財產,剝奪政治權利四年。

 

該案是廣東省首例壟斷海域和海上交易行業的涉黑案件。隨著該案的審結,這個盤踞在廣東湛江江洪鎮20多年的“海霸”黑社會性質組織,正式宣告覆滅。

 

梁槐等38人涉黑案的審結,不僅有力促進了廣東湛江海鮮市場的規范治理,凈化了地方投資環境,也樹立了掃黑除惡大要案的審理范本。

中彩网大乐透走势图表 足彩进球彩 日本av片在线看 足彩半全场 超级大乐透 鑫发配资 百股顺配资 股巢网配资 广东时时彩 日本黄色片电影官方网站 小泽玛利亚封面番号 新能源汽车股票推荐 韩国快乐8 贵州快3 福彩3d 江苏快3 今日上证指数大盘走势